学赏画:佛罗伦萨画派的最后一位代表安德烈·萨托作品赏析

安德烈·德尔·萨托 Andrea del Sarto,是文艺复兴盛期佛罗伦萨画派的最后一位代表。他真实姓名安德烈亚·达格诺罗·狄·弗兰切斯柯,因为出生在一个有名的裁缝师的家庭,就被称为“萨托”(意即裁逢)。他早年被父亲送到一个金银首饰工艺师那里去学艺,可是因为他爱好绘画,就又转入柯西莫(1462-1521)画室学画。柯西莫是当时的著名画家,培养出影响萨托极大的僧侣画家巴托洛米奥。萨托在柯西莫那里,深受这位师兄的影响,同时又深深崇拜达·芬奇和米开朗琪罗。因此他的作品可以说是继承了达·芬奇等人的事业,具有独特的端庄典雅的古典风格。

1517年,他的创作进入成熟期,这一时期最著名的作品是《阿庇埃圣世》。1518年春,他应法王朗西斯一世的邀请,到法国宫廷作画。在那里,除了创作了大量的肖像画之外,创作了这幅题为《博爱》的代表作。1520年,他又回到故乡,进入艺术的高峰期,其中最著名的为《圣世升天》(1530年,为庇蒂宫而作)和《最后的晚餐》。前一幅画以其用色水平的高超和明暗处理上的深度显示了意大利古典画法的深厚功底和独特魅力。后一幅画由于构图的卓越,色调的微妙和明暗对比所达到的十分新颖的效果,而被评论家认为几乎可以与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媲美。 文艺复兴三杰离开佛罗伦萨后,萨托就成为当地最著名的画家。萨托是位精于造型和用光的画家,他的精湛技巧为他赢得了完美画家的称号。

萨尔托最著名的作品《哈匹圣母》。这是幅祭坛画,表现的是圣母,为了与其他圣母像区别,就称为《哈匹圣母》。所谓哈匹,批的是圣母脚下御座上的浮雕形象,即希腊罗马神话中的鸟身女妖(也有人认为画中浮雕形象实际上是斯芬克斯),若意译,这作品可称《鸟身女妖的圣母》。国内史书中,一般译为《哈 匹圣母》,似也不错,这里就从众了。

总体而言,萨尔托的画风,依然是盛期文艺复兴理想的体现。这首先从构图上便能看出。圣母处于画面的中上方,由于她站在御座上,自然会在位置上(当然也在精神上)高于两侧的圣徒,从而与对称地立在她身旁的两位圣徒,形成典型的金字塔形组合。把圣母的头,右侧的福音书作者圣约翰的头、左侧拿十字架的圣芳济各的 头、圣母的足,用直线相连,就构成一个规整的菱形,所有的形象最主要的部分,都包括在这个菱形内。这个菱形和上述金字塔形结合在一起,益发显得构图精巧、 严整,寓生动的变化与和谐统一之中。

在形象的刻画上,萨尔托用明暗变化塑造出立体的人物。这些人物,无论是圣母和圣徒,还是小耶稣和天使,个个具有理想的匀称体型和美丽的面容,个个摆出优美动人的姿势,让人不由想到古希腊那些经典的雕像。

佛罗伦萨画家是擅长素描的,但从《哈匹圣母》色彩处理上看,他们之中也不乏精通运色之道的人物,可以说,同时代的佛罗伦萨画家没谁能同萨尔托在这方面抗衡。也许以下的情况读者会感兴趣,据说圣母的形象是依照画家的妻子画的,圣芳济各则是画家本人的写照。

萨托的这幅《博爱》,又译作《慈祥》。它刻画的是母亲与三个孩子,从题材来说,是人间的最普通的生活场景。母亲怀里抱着两个孩子,一个在吮奶,一个正想去吃奶,另一个在膝下,弯着双臂回过头来天真地看着妈妈。整个构图呈三角形,完全是传统的古典风格,显得稳定而庄重。但孩子的姿态各异,衣褶流动,非常柔美。但是这幅人间图景中的母亲和孩子又被人们联想到圣母和天使。虽说母亲没有圣母那么庄重和圣洁,但是因为自拉斐尔以来的圣母都是充满着人间味的,而这幅《博爱》由于它的古典风格,使人容易感到在世俗画之中而含有的宗教情调。不过,《博爱》的成功,不是因为它的古典风味,不是它的酷似达·芬奇和拉斐尔笔下的形象,而是在于它的温柔调和的色彩。从左边投过来的光,使母亲和孩子的正侧面受到光照,画家以琢磨入微的色度来表现人物形象的明暗转换,尤其在幼儿的肉体和母亲的衣褶上,深刻地表现了萨托的娴熟技巧,这是画家继承了意大利古典画风的杰出的范例。

1518年,萨托应法王法朗西斯一世之邀,赴法国宫廷。在那里为皇族绘制大量肖像,尤其是为法国皇太子所画的肖像和卢浮宫慈善团的肖像,算是他肖像艺术中最出色的一批作品了。这一幅《少年约翰内斯像》也是其中之一。

以古代装束来展现的这位少年,英姿飒爽地站在画架前,身上的披风搭在手腕上,上身裸露,光线从左边前方投入,少年的正侧面全部受到光照。萨托用琢磨入微的色度,加强这个人物形象的整体效果,其娴熟的油画技巧从人的性格表现与衣褶的质感上得到深刻体现。这是萨托继承意大利古典主义画法的肖像画范例。当然,由于时代的缘故,画上仍可发现某种略带忧郁的色彩,这也许是画家内心情绪的流露。

油画 约于1521年完成 作于木板上 99×120厘米 现藏维也纳美术史博物馆

安德烈·德尔·萨托是意大利文艺复兴盛期后起的画家,其风格特点是注意形象的抒情性,这在佛罗伦萨画派中比较突出。他的色彩感觉极好,明暗关系柔和,常喜以一种朦胧的情调焕发出生活的典雅气氛。看他的画,总觉诗意浓烈,别有一种美的感受。 他的短短一生,大部分从事壁画,但最有价值的倒是他的架上画。平时他在完成祭坛画的同时还应订户所托,画些肖像画。那些肖像杰作,富有表现力。

这一幅架上画《圣母哀悼基督》(通称庇埃塔)作于他生命最后10年中,题材虽是宗教俗套,但构图新鲜,极有生活气息。 圣母是一个意大利农妇打扮,她年轻、温柔而又善良。她那痛苦的表情略显得做作些。萨托的绘画形象都有这一弱点。基督的尸体被横置于画面正中,占据了整个位置,但轮廓清晰、色彩和谐,情节合情合理,尤其是右边那圣女抹大拉的形象非常吸引人。她的脸部表情真切,眼神有光,少女的风彩溢于画面。这个形象的精神境界似乎与其他人物不同,她正展开自己遐想的翅膀,飞向世界的另一地方,令人耐于观赏。萨托的许多画,依靠模特儿写生,有的形象被他一再使用,比较熟悉。

1530年,萨托在意大利时曾为庇蒂宫画了一幅《圣母升天》,这幅画标志着他的艺术的成熟期。他掌握的是意大利传统的古典画法,特别在处理人物衣褶表 现与反射光表现上,他的用色水平是高超的。在明暗处理上,既是夸张的,又是富有表现深度的。这些技巧在后来的肖像画中也有表现。这一幅肖像属于萨托的后期 作品,反射光与衣褶表现上显得更老练些,而且有独到的艺术魅力

yabo394

Learn Mor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