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处子季进8强胜利献疫情重灾区“女神”为何这么美?

一场进球大战的胜利,让亚特兰大惊艳的黑马之旅未完待续。这家来自贝尔加莫小城的俱乐部,号称“女神”,却拥有劳工的灵魂,勤劳安静,方有风华绝代。

欧冠1/8决赛次回合,亚特兰大客场4比3击败巴伦西亚,总比分8比4晋级,这是亚特兰大首次挺进欧冠8强,也成为继2016-17赛季莱斯特城之后第二支首次参加欧冠便闯进1/4决赛的球队。

亚特兰大不是跑不死类型的球队,但跑得格外聪明。欧冠首回合交锋,巴伦西亚在圣西罗输给了奇兵天降的哈特博尔,次回合回到主场,拙劣的主队中卫迪亚卡比则彻底败给了伊利契奇。也不是伊利契奇跑得多快,但法国后卫就是跟不上节奏。

欧冠1/8决赛次回合,亚特兰大4比3巴伦西亚,总比分8比4晋级欧冠8强。

本场比赛的英雄伊利契奇赛后如愿带走了比赛用球,斯洛文尼亚人以32岁零41天的年龄成为欧冠客场最年长的戴帽球员,并成为唯一一名在欧冠淘汰赛客场比赛中上演大四喜的球员。2020年,伊利契奇在各项赛事中已打入14球,居五大联赛之首。

在历史性的杀入欧冠八强后,亚热兰大队在转播镜头前打出了这样的横幅(如图)。球队所在的贝尔加莫位于伦巴第大区,是意大利最富庶、生活水平最高的地区之一,但如今却深陷疫情泥潭。截止3月10日,该地区已经有近1500名确诊患者,是全欧洲感染人数最多的地区。但是“女神”却在此时赠与球迷偌大的惊喜。

“我把这座奖杯献给我的教练组、球员和贝尔加莫的人民。这是一座原本不习惯为这样的目标而奋斗的城市,但极有归属感和深厚的根源。” 这是不久前被同行评选为上赛季意大利最佳教练、荣获“金板凳奖”之后,加斯佩里尼的致谢词。提及贝尔加莫的人民,这不是偶然,也不是特意讨好。外号“女神”的亚特兰大凭借自己的计划,成功打入欧冠1/8决赛,也是因为这片沃土。

2月3日,加斯佩里尼捧起了象征意甲最佳教练的“金板凳奖”,这是对他2018-19赛季执教亚特兰大取得佳绩的嘉奖,而本赛季“女神”大有更上一层楼的势头。

坐落在米兰东北部不到50公里的贝尔加莫,以上城的壮丽和居民的灵魂而闻名。这里的人们勤劳、耐苦、安静,大量的泥瓦匠曾参与修建米兰城的街区。瓦刀和水泥,是俱乐部主席安东尼奥·佩尔卡西喜欢的工具。在津戈尼亚训练中心(以所在的村庄命名)的经理办公室里,24岁的卡斯塔涅证实:“他总是来看球队训练,这里有着很浓的家庭氛围。我更喜欢这样的俱乐部,而不是一家更大的商业俱乐部。”

这名比利时边后卫在亚特兰大效力了快3个赛季,他是众多起初默默无闻,但在这个理想的环境中实现了自我的球员之一:“这里的一切都是积极的。球迷曾经历那么多年为留在意甲而苦苦拼搏的时光,现在我们却在踢欧冠。他们没有给我们压力,为球队目前的情况感到满意,他们享受 这一切,和我们一样。”

连续3个赛季分别排名意甲第4、 第7和第3,两次参加欧联杯,去年打入意大利杯决赛(0比2不敌拉齐奥),3年来取得的好成绩显然让俱乐部与这座城市的关系更加牢固。去年5月,杜万·萨帕塔、伊利契奇、队长亚历杭德罗·戈麦斯和加斯佩里尼的肖像, 被画在了贝尔加莫一座重要建筑物的墙壁上。离这些壁画只有几百米的地方,马尔科在博卡莱奥内街区的中心经营着一间报刊亭,这座街区也被当地的艺术家涂成了象征着“女神”的蓝黑色。

头上戴着一顶亚特兰大俱乐部的软边帽,大鼻子从报刊亭的窗户中探出来,马尔科刚卖出了一套帕尼尼卡。“这支球队完美地代表了城市的劳工灵魂。这对我们意味着很多,全世界正在认识我们。即使输给联赛最后一名,就像之前发生过的(不敌斯帕尔),人们的热情依旧。2005年,球队降入乙级,但赢得了观众们的掌声,这在意大利是前所未有的!”在他的小摊上,我们看到了很多印着亚特兰大球员头像的小玩意儿,还有一些杂志。“我这里也有国际米兰或尤文图斯球员的,但它们都摆在后面,藏在钱箱的旁边。”马尔科边说,还边拿出了一双尤文图斯的手套和一只国际米兰的水壶。

不论如何,让年轻人远离那些荣誉更多的豪门俱乐部,把更多注意力放在亚特兰大,已经不是需要特意去做的事。他们如今在这座城市甚至周边都有着很高的人气,比如离球场有十来公里远的小镇斯坎佐罗西亚特,镇中心有两家完全以俱乐部为主题的酒吧,分别叫做Zini和1907,1907正是亚特兰大俱乐部创建的年份。

1907酒吧面对着使徒圣彼得教堂,塞尔焦教士经常去那里。这位35岁的年轻人,把他参加礼拜时的圣带换成了一条亚特兰大俱乐部的围巾。“这里的教士们历来与俱乐部非常亲近,很多都会去球场看球。‘女神’是我们这个团体的第二个坐标。”这个1月的周日,十多名信徒在此聚集,品尝着色拉米香肠和乳酪,再来一杯当地产的葡萄酒。

酒吧的电视上正在转播尤文图斯同佛罗伦萨的比赛。一位教士开玩笑说:“对我们而言,这是次等的足球。我们是意大利人,但首先是贝尔加莫人。这种身份非常强烈。这么 跟你们说吧,当亚特兰大有比赛的时候,我会停下任何宗教活动。不论如何,这是我首先关注的。我的合唱班里有两个孩子,我刚认识他们时,他们都是尤文图斯球迷,现在都成了亚特兰大球迷。以前,这里50%的孩子支持亚特兰大,现在达到了80%。这与成绩没有太大关系,主席从长远着眼,制定了计划。不到10年前,当我们还在意乙时,球队的季票价格非常低,大约50欧元,这让年轻人对俱乐部更加忠诚。”

亚特兰大是一种生活方式。贝尔加莫的人们喜欢活跃在球场(图1)周围,报刊亭(图2)、酒吧(图3)也处处可见“女神”的队徽。甚至35岁的塞尔 焦教士,也经常戴着亚特兰大围巾(图4)。

1907酒吧的常客贾科莫加入了我们这一桌,他喝了一口咖啡,打开了话匣子。“说到底,我们之中的很多人现在是或者说曾经是尤文图斯、国际米兰、AC米兰的支持者,必须承认这一点。但是亚特兰大在这座城市的社会生活中留下了太深的印记,他们有一位我们都认可的主席,而不是一个投机者。这是城市与俱乐部之间的粘结剂。”

一名俱乐部的前球员成为主席,担任象征性的职务,保证俱乐部价值的延续,这并不罕见。相反,一名前球员退役后通过经商积累的财富买下俱乐部,这可能是独一无二的。这也是安东尼奥·佩尔卡西令人难以置信的人生历程。

这得到了球队边后卫卡斯塔涅的证实:“二者合而为一,城里到处都挂着亚特兰大的旗帜,但没有其他俱乐部的旗帜,这很重要。走进一家面包店或女性用品商店,售货员都会跟我聊起之前的比赛。之前效力亨克时, 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在这里,感觉所有人都关注着俱乐部,没有例外。”

在斯坎佐罗西亚特小镇的拉迪奇广场,有一句很长的口号:“在贝尔加莫,我们喝葡萄酒,吃玉米粥,支持‘女神’。”贾科莫对此非常尊重:“亚特兰大被称为外省的‘女王’,是意大利参加意甲次数最多的非地区首府城市。在这里,人们会说:‘我要去亚特兰大。’他们会说俱乐部的名字,而不是球场。”塞尔焦教士则迫不及待地盼望着加斯佩里尼能率领球队更上一层楼:“他是皮埃蒙特人(意大利西北部大区),但有着贝尔加莫人的灵魂,工作勤劳。我不会说他是圣人, 但是……”

盖维斯球场周围已经聚满了人, 不久前它还被称作蓝色意大利球场。这次因赞助更名,是为翻修这座有着近一个世纪历史的球场而筹措部分资金,在从市政府手中买下球场后,亚特兰大俱乐部计划对看台逐一进行翻修。拿着一瓶啤酒,来此参加死忠球迷聚会,几分钟后就要走上弧形看台,观看同热那亚比赛的达里奥对我们说:“在意大利,对于基础设施,很多俱乐部说得很多,但是并没有实际行动。”

在进行欧冠比赛时,亚特兰大不得不放弃他们的主场,搬到米兰的圣西罗。达里奥表示:“这是线万人,还有特意来看真正的足球的米兰人。”在津戈尼亚训练中心,卡斯塔涅对我们说:“去圣西罗比赛对我们没有任何影响,甚至能给我们传递一些东西。欧冠比赛前,我在社交网络上收到了大量其他球队球迷发来的鼓励信息。这也是因为我们的踢球方式,我们的场均进球数很高,防守时敢于冒险,经常都是一对一。我们从来不会11个人都呆在后面防守,对于球迷而言,这是美丽足球。” 实际上,作为贝尔加莫城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亚特兰大通常是其他球队球迷的第二主队。

2月19日欧冠1/8决赛首回合,亚特兰大在主场打出澎湃声势,右翼卫哈特布尔一次解围都将巴伦西亚左后卫加亚惊到跳起。最终哈特布尔梅开二度,帮助亚特兰大4比1抢得先机。

正是出于这些原因,他们的成功不是昙花一现,因为漂亮的踢球方式并不总是伴随着好成绩。卡斯塔涅回顾起他们难以置信的欧冠小组赛历程:“我们在最后时刻主场输给了顿涅茨克矿工,客场1比5输给曼城,但上半场势均力敌。前3轮1分未得,这伤害了我们的自尊,我们告诉自己,不能就这样出局。我们最终成功出线,有一些运气,因为矿工和萨格勒布迪纳摩最终只拿到了6分和5分。在乌克兰的那场决定性比赛,双方都有机会,我首开纪录,他们吃到了红牌,我们3比0取胜,最终过关。那是我职业生涯中最美妙的感觉。”

球队从乌克兰凯旋时,数千球迷赶到贝尔加莫国际机场,还有很多人等在训练中心迎接球队的大巴。达里奥就是其中之一:“每个很有纪念意义的时刻,我们都有这样的习惯。我们不会去想可能的成绩滑落,也因为我们处在这个位置已经3年了,不是吗?”贝尔加莫从来不羡慕米兰的俱乐部,也不会为当前的好成绩而疯狂,他们活得很自我。在卡斯塔涅看来,这也是球队成绩能够持续的原因。

在晋级1/8决赛时,有球迷这样说道:“我们去巴伦西亚不是为了晒太阳。联赛第4的位置也是一个目标。一旦你品尝到了欧冠的滋味过后…… 如果不能再次晋级,那将几乎是一次失败,对于亚特兰大这样的俱乐部而言,这么说简直太疯狂了。”

然而现在,已经没有这样的“如果”了,加斯佩里尼的球队完成了这座城市的心愿,亚特兰大首次挺进欧冠8强!

yabo394

Learn Mor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