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灵:让都市与冬奥会共舞

这是第一届采用城市/山地举办模式的冬季奥运会,标志着奥林匹克运动史上对城市冬奥模式的认可。

回看1999年,2006年冬奥会主办权花落都灵似乎很偶然。那一届冬奥会的申办方可谓强者如云:芬兰的赫尔辛基、奥地利的克拉根福……最厉害的竞争对手乃是呼声甚高的锡永,一个人口只有8万、已第三次申奥的瑞士滑雪胜地。

都灵虽然是环阿尔卑斯山最大的城市,人口达90万,却最后一个提交申请,且第一次竞标,因此是十足的奥运会“小白”。当国际奥委会宣布都灵以53∶36的票数击败锡永,赢得主办权时,所有关注者,包括都灵人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这简直就像做梦”,时任都灵市长瓦伦蒂诺·卡斯德拉尼说。

外界对都灵能否举办冬奥会也存有质疑和担心。比如交通不便、比赛场地分散可能导致参赛者减少,新建场馆在比赛后利用率不高等,但都灵冬奥会组委会以良好的规划与组织,不仅打消了这些顾虑,而且在2006年交出了堪称完美的答卷。

2006年,是冬奥会50年后第二次来到意大利,第10次走进阿尔卑斯山区。国际奥委会选择都灵而非其他5个竞标地,其实是一次大胆的尝试甚至冒险:过去的冬奥会,都在滑雪胜地举行,而这一次,冬奥会要携手都灵,从高处不胜寒的滑雪场,“滑”进大都市,并像夏季奥运会那样,传递奥运精神,接受万众瞩目与欢呼。

都灵冬奥会包括7项运动和15个大项目,在8个不同的比赛场地进行,来自世界80个国家和地区的2508名运动员、650名评委和裁判员,以及超过90万名现场观众参加,全球上亿观众通过电视分享了这场精彩的冬奥盛会。

此前,都灵主要以工业、经济而闻名,与米兰、热那亚一起,撑起了意大利工业铁三角。都灵GDP仅次于米兰和罗马,在国内位列第三;在世界上,它则因贡献了菲亚特、蓝旗亚、阿尔法·罗密欧等著名品牌而赢得“汽车之都”的名号,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都灵甚至有底气与美国底特律相提并论。

过去,都灵一直被认为是一个封闭的城市,不接受变化和多样性。20世纪80年代,都灵经受了由工业向第三产业转型的阵痛,但仍保持了意大利和欧洲主要工业中心之一的地位。20世纪末,都灵提出打造“文化、旅游、商贸和体育”之城的理念,才有了申办冬奥会的念头和举措。

事实上,都灵历史悠久。在古罗马时期都灵一直是帝国北部的军事要塞;西罗马帝国灭亡后,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逐渐从商贸军事十字路口变成了欧洲重要的政治中心,1563年成为萨伏依公国的首都,随后是萨伏依王室统治下的萨丁尼亚王国的首都,最后是意大利1861年统一后的第一个首都。

不寻常的历史给都灵留下了众多文化设施和名胜,其中不乏皇宫与博物馆。与其他意大利城市的狂野随性不同,都灵城市规划严谨整齐,混合着皇家的肃穆气派与军队的守正威严,以及工业化的理性审美,克制而不张扬。

历史上的都灵曾长期作为都城,这让其有足够的财力来展现不同时代的建筑审美元素,从而形成了巴洛克、洛可可和新古典主义法式建筑相混搭的奇异风格。“此城,何等尊贵,何其肃穆!”这是尼采19世纪初到都灵时的由衷赞叹。

然而,这么一个令尼采击节赞叹的城市,2006年之前,在欧洲之外,却“养在深闺人未识”。根据都灵奥委会的数据,直到2006年,都灵每年只有100万游客。冬奥会举行后,这个数字猛增,达到600万,成为意大利旅游人数最多的城市之一,仅次于罗马、威尼斯和佛罗伦萨。“在2006年之前,都灵银河高山滑雪场的顾客中只有40%是外国人。现在,这个数字约为85%。”都灵奥林匹克公园一位发言人说。

都灵冬奥会是第一届采用城市/山地举办模式的冬季奥运会,标志着奥林匹克运动史上对城市冬奥模式的认可。冰上运动在城市中心举行,雪上赛事在山区举办。奥林匹克举办场所经过统一规划,使得该地区更多的旅游目的地定位成为可能。

都灵冬奥会时担任市长的赛吉奥·奇亚姆帕里诺日前告诉《环球》杂志记者,都灵冬奥会把人们对冰雪运动的热情和对“大城市”的感受结合了起来。冬奥会期间,伴随小型音乐和烟花表演的颁奖仪式在都灵市中心举行,让整个城市从早到晚都沉浸在奥运气氛中,也让人们对城市的魅力有了更多认识。

奇亚姆帕里诺说:“冬奥会之前,大家对都灵的认识主要来自菲亚特汽车和尤文图斯足球队,冬奥会之后,旅客会来都灵看埃及博物馆和皇宫,并在都灵住上一两天。”

都灵冬奥会在组织方面采取了集成化方式,让其更有效率,更具前瞻性。奇亚姆帕里诺说,都灵冬奥会在组织方面,把地方政府、都灵奥委会和意大利国家奥委会整合到了一起。“通过这种方式,我们避免了各方自行其是,而这种情况过去经常发生。”奇亚姆帕里诺说。

在奥运场馆方面,都灵冬奥会致力于其多功能性。如冰球馆可以用作音乐厅、网球场,随后又用于欧洲电视网音乐比赛;椭圆形滑冰馆现在是都灵博览中心的一部分,用于举办书展或当代艺术展。都灵奥运村在冬奥会之后全部得到利用,解决了约700个家庭的住房问题,并为都灵的学生提供了大约2000个床位。

2006年都灵冬奥会是第一届采用环保认证和管理标准制度的欧洲冬奥会,其中包括欧盟委员会的“欧洲生态管理和审计计划”和国际标准化组织的“14001标准”(ISO 14001),并给旅馆和奥运设施颁发环保合格证。

奇亚姆帕里诺说,都灵尽可能利用和改造现有的设施,尽量不建造新设施,努力减轻奥运会对环境的影响。他说,在改建和新建冬奥设施的过程中,尽量采用新技术,降低能耗。

2006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在洛桑体育博物馆举行的“全球体育与环境论坛”上,公布了一份有关都灵冬奥会的评估报告,显示都灵冬奥会期间排放的温室气体,有70%被抵消,创造了冬奥会新纪录。

根据这份报告,都灵冬奥会的组织者不但在本地采取了环保措施,而且在海外实施“碳抵消”计划,极大地补偿了16天比赛期间温室气体排放给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碳抵消”计划源自《京都议定书》,该协议准许工业化国家在碳交易市场上,通过投资发展中国家可持续发展项目的方式履行其一部分减排义务。这一规定可帮助发展中国家减少排放,最终达到全面减少温室气体的目的。

其他环保措施也成效显著。如减少废弃物的措施,使比赛期间都灵市和郊外比赛场地周围地区的垃圾负担只增加了0.2%。报告说,都灵冬奥会值得表扬的环保行动还包括节水措施、山地生态保护、环保交通方案、环保建筑设计等。时任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施泰纳说,希望2010年在温哥华举行的冬奥会能够接过都灵冬奥会的环保火炬,继续朝着实现可持续发展体育运动的目标迅猛前进。

遗憾的是,都灵冬奥会圣火不在施泰纳所说的“环保火炬”之列。这一高达57米的火炬,遭到了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尖锐批评,指其在15天内每小时燃烧8000立方米的甲烷,足以为一个拥有3500名居民的村庄提供一整年的燃气。这就是为什么都灵冬奥会后,奥运圣火火炬越做越小的缘故。

“激情在此燃烧”,这是都灵冬奥会的口号。而凭借冬奥会燃烧的激情,都灵继续书写着运动传奇:2015年被评为“欧洲体育之都”;如今,意大利有200万滑雪爱好者正在练习高山滑雪,其中大部分居住在北部地区。

冬奥会的接力棒,也将于2026年重回意大利,届时将由米兰和科尔蒂纳丹佩佐联手承办——米兰是闻名遐迩的国际大都市,科尔蒂纳丹佩佐则是意大利第一个冬奥会承办地,世界滑雪胜地——可以说,通向米兰-科尔蒂纳丹佩佐的冬奥大道,恰是2006年都灵蹚出来的。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yabo394

Learn Mor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