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电影作者的先驱者:阿方索卡隆

1954年,弗朗索瓦·特吕弗发表了论文《法国电影的某种倾向》,在论文中他强调自己对那些毫无新意的导演感到失望至极,这些导演只是简单改编已有的经典文学和戏剧作品,然后懒散的扮演着舞台监督的角色,对电影制作没有丝毫投入,只是将演员和画面嫁接到已然完工的剧本上。

《罗马》由流媒体平台Netflix投资,没能满足戛纳评委新设立的规则,即未能满足法国影院发行要求的电影不能在竞赛团中公映。

对于阿方索·卡隆来说,《罗马》没有能够参加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是非常可惜的,但影片最终在2018年大放光彩,几乎横扫了颁奖季的所有最高奖项,成为当年的最大赢家。

阿方索·卡隆深谙电影制作之丰富庞杂,他充分的展现了全方面掌控电影制作的能力,一心一意的做出了令人惊叹的成绩,这一过程也在他的《罗马》中最为显著。

正如《罗马》中的角色,故事本身很大程度与阿方索·卡隆的个人经历为蓝本,即他成长的墨西哥城科洛尼亚罗马的童年生活,对他而言这是一个非常私人化的故事,这使得他在本就真实且强有力的叙事上,添加了更丰富动人的细节。

电影剧组中的各个成员,如布景、摄影、取景等等,每个工种的成员们各自富有创造力的头脑都为电影出了一份力。

对于阿方索·卡隆来说,一方面,他对自然声上的运用给自己的电影增色不少。作为一种次要的背景音,自然音从周遭环境中流泻而出,环绕在人物身边,一般被称为独立声带,这些声音在外景地录制,用以增添影片的真实感,同时也使得场面引人入胜。

而《罗马》中,卡隆甚至建造了一整套逼真还原过往的场地,来缅怀他童年时代的声音,那是上世纪70年代的墨西哥,通过收音机、电唱机、走调的乐队演奏,观众得以充分沉浸在电影中。

阿方索·卡隆为了还原上世纪的墨西哥罗马城直接建造了一座片场,并为其中每个需要出现的音效精心设计。

这些层面经过精心设计,以强化故事的浸入感,对声音的这种处理,在阿方索·卡隆的其他电影中,也有迹可循。

如《地心引力》中,各个角色都能听到他们所处空间环境内的声音,即便响亮如爆炸声,观众和角色所能听到的也非常有限。

《地心引力》中观众只能听到角色所处空间环境内的声音,在大场面,卡隆调节声音强弱来营造身临其境的效果

另一方面,阿方索·卡隆在电影中使用的长镜头,无疑很好的使观众沉浸于角色所栖身的环境,他使用用轨道镜头追随他的角色,展现了丰富详实的细节,观众轻而易举的就能领会故事的关键。

卡隆谈到他在《罗马》中舍弃了自己标志性的推拉镜头,选择让演员自主走进和走出画框,因为考虑本片镜头运动的主观性,因此他选择了流畅的长镜头,以缓慢平稳的横摇来强化影片的写实风格。

随着镜头越来越长,场景中的张力也会逐步积累,有时候,在同一镜头中张力还会逐步缓和,这些长镜头中单一的表现对象,指向的是影片的主题——孤独

尽管各种有趣的角色都在卡隆的电影中亮相,但最终故事所围绕的单一对象往往陷入茫然无措的孤独,他们在各种意义上迷失了,因此故事大量着墨于他们的发现之旅,如何在生活中找到自己的方向。

电影制作依赖于众多个体在创造力和知识上的投入,但正是因为卡隆在电影制作中独断专行的作风,他才得以一心一意的讲好一个流畅连贯的故事。

凭借《罗马》,阿方索·卡隆拿下了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导演、最佳外语片、最佳摄影三项大奖

就像先前一样,卡隆在拍摄《罗马》时,也将各项工作完成的卓有成效,加上他在制片过程中担任的诸多角色,简直令人称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yabo394

Learn Mor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