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老地图证明西藏自古即是中国一部分

中新网4月21日电 香港《文汇报》4月21日发表香港公开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副教授张伟国撰写的文章《外国老地图中的中国西藏》说,我手头上有一批十九世纪中期到二十世纪中期的外国老地图,可以作为清朝及民国时期,西方国家和日本承认西藏是中国一部分的有力文献证据。于是我拿出来一一向学生展示,使学生认识西藏的历史地位。

课堂上,谈到了中国的边疆,有学生忽然发言:“西藏原本是个独立国,1951年之后才被中国吞并!”课室内立刻议论纷纷。我请那位刚才发言的学生说明一下“西藏原本是个独立国”说法有甚么依据。那学生说:“外国的书报杂志都说得很清楚,网上也有数据,难道外国人说假话吗?”我请学生进一步举出可靠的证据,以证明他所相信的说法正确无误,学生没法举出更有力的史料。

我向学生解释,西藏在隋唐以前,是部落林立的部族,隋唐之际统一成为吐蕃国,唐太宗时,吐蕃赞普(即国王)松赞干布派使者禄东赞到长安朝贡,唐太宗为了促成唐蕃友好,送文成公主入藏,下嫁松赞干布,其后唐蕃结为舅甥之国。唐朝后期,吐蕃再陷入长期分裂内战,到了元世祖忽必烈时,萨迦地方首领在元朝支持下统一西藏,臣服元朝,元朝设立宣政院管辖藏地寺院及各部落。因此最迟在十三世纪中的元朝初年,西藏已成为中国一部分。这些史实,中国的史籍都有明确的记述,而当时欧洲仍未有以民族为本位的主权国概念。但学生之中仍然有人提出质疑:这只是中国单方面的记载,可以是“政治宣传”,中国人所画的地图也只是宣传中国的立场,不够说服力,不能有力地反驳外国的“西藏原本是独立国”说法。

幸好我手头上有一批十九世纪中期到二十世纪中期的外国老地图,可以作为清朝及民国时期,西方国家和日本承认西藏是中国一部分的有力文献证据。于是我拿出来一一向学生展示,使学生认识西藏的历史地位。

第一幅地图是1845年英国约翰塔里斯公司(John Tallis & Co.)绘制出版的《插图本世界现代史及地理地图集》(The Illustrated Atlas and Modern History of the World)的〈西藏、蒙古和满洲图〉(Thibet,Mongolia,and Mandchouria),这幅地图涵盖了中国的东北、北、西北和西南的边疆,图上所显示的中国东北边界是外兴安岭(图上命名为Jablonnoi Mountains),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的大片土地,仍是中国领土,展示了1861年帝俄迫清朝割地之前的实况。这幅地图的中国西南边界,以虚线显示,画在喜玛拉雅山脉之上,界线之内(北)是西藏(Thibet),界线之外(南)是印度的旁遮普(Punjab)、尼泊尔(Nepaul)和不丹(Bhotan)。最值得注意的是,“中华帝国”(Chinese Empire)的Chinese一字,刚好写在西藏和新疆相连的空位,其间没有任何界线。地图对页的文字解说,清楚说明西藏、蒙古、满洲是“中国的管辖地或藩属”(colonies or dependencies of Chinese empire,英语colony、复数colonies一词,一般译为“殖民地”,原义为“属土”),由此可见,1850年代的英国地图,确认西藏是中国的领土。

第二幅地图是1900年前后的英文《中国及西藏图》(China and Tibet)。这幅地图以绿色线条标示中国的国界和省(区)界,邻国和外国占领地用其它颜色标示:日本占领的台湾、旅顺和大连、朝鲜用红色;德国占领的胶州湾(今青岛)用黄色;英国占领的香港、威海卫用红色;法国占领的广州湾(今湛江)和越南用红色,而西藏的界线同其它中国省界一样,以绿色标示,可见当时的英国,仍然同意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而不是另一个“国家”。

第四幅地图是1927年绘印于美国的《东半球探险路线图》(Map of Explorers` Routes in the Eastern Hemisphere)。图中以不同颜色的粗线条标示欧、亚、非三洲的国界和殖民地边界,中国的范围与第三幅地图相同,西藏包括在中国境内,无任何分界。

第五幅地图是1930年代为了展示大英帝国的殖民地遍布世界的Highways of Empire,中国位于图的右上方,西藏在Chinese Republic之内,没有任何分界。

第六幅地图是昭和八年(1933年)日本帝国书院出版,守屋荒美雄编着,文部省(教育部)检定的《增订改版新选详图――世界之部》第六十六图〈支那及满洲国〉。由于当时日本已出兵占据我国东北三省和热河省,并扶植成立伪满洲国,所以把伪满洲国划出中国版图之外,但图中反映,日本当局认同外蒙古和西藏是中国领土。

第七幅地图是1941年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之后,为宣传“战绩”而绘制的《极东军备现势地图》,图中所显示的中国国境,与上图一致,伪满自成一“国”,而外蒙古、西藏在中国版图之内。这两幅侵华时期日本绘制的地图明显地反映日本当局的态度:强调伪满洲国与中国并存,但不认同其它强国未得中国同意而割裂的中国边疆地区的,因此不承认苏联所支配的蒙古人民共和国和英国所操纵的西藏地方政权的“独立”地位。

第八幅地图是1941年12月10日英文《北京日报》(The Peking Chronicle)转载《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亚洲局势地图。当时日本发动全面侵华已经四年多,太平洋战争亦已爆发,图中最瞩目的,是以黑色色块标示日本国土和占领地,其它强国如英、苏、美、法、荷等国的势力范围,各以不同点线纹色块代表。中国国土,被割裂为四大块:日本占领区,苏联势力范围(包括外蒙古和新疆),英国势力范围(西藏),和中国仍未沦陷部分。这幅地图展示了中国在抗日战争时期的艰危处境: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东部步步进逼,苏联和英国趁中国积弱不振而进行割裂中国边疆。事实上,辛亥革命爆发之后的1912年,帝俄趁中国政局动荡,支持外蒙古宣布脱离中国;1913年,英国印度当局亦扶植西藏地方政府,在印度西姆拉(Simla)会议中试图迫中国的北洋政府承认西藏自治,被北洋政府所拒。其后英印当局单方面宣称西藏主权独立。《纽约时报》1941年12月的亚洲局势地图,清楚地反映了西藏的所谓主权独立,是英印当局幕后操纵,情况一如日本军国主义宣称伪满洲国主权独立,藉此割裂中国。

英印当局对西藏的野心,从地图九1924年印制的大英帝国印度地图可窥见端倪,这幅地图出自袖珍本《大英帝国地图集》(Atlas of British Empire),图上印度的北方是中国的西藏地区,但地图集把中国和西藏以国界的线条分为中国、“西藏”两个国家,制造“西藏主权独立”的印象,这种手法,与日本制造伪满洲国十分相似。

这些地图,展示了清后期及民国时期西方强国和日本对中国边疆观点的演变:晚清时期仍然尊重中国的主权完整,对西藏等边疆地区隶属中国版图的事实并无异议,随着中国的积弱,列强试图利用民族的差异割裂中国边疆,推动边疆地区的“独立”,策划由列强操纵的附庸国。透过宣传制造假象,混淆视听。这段令人痛心的历史已经过去,但昔日的政治宣传仍然回音荡漾,迷惑了不知底细的年青人,幸好老地图充分而有力地发挥了历史证据的功能,说明历史真相,揭破宣传的虚假。

yabo394

Learn Mor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