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

今天这世界有点乱,且一两年内继续向坏是大概率事件,所以我现在写作首先是写给自己看,能帮自己更好整理和巩固知识体系,就像写回家作业,其次是写给那些喜欢看也看得懂的读者。

我用中文写作,读者几乎都是华人,基于人性本能和种种不可言说的原因,很多人要么是大汉族主义者,要么是中华帝国和中华文化的沙文主义者,天天骂美国红脖子种族歧视,骨子里又无比歧视黑人。

毕竟人非上帝,一般人无法做到上帝视角的绝对理性,“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就是一般人的认知常态,二战后欧美才出现大量白左,也就是很多人嘲笑的“圣母婊”。

这世界复杂多变,圣母情怀也可能好心办坏事,民族主义也不见得只破坏而无建设,但既然人类已发展到这个阶段,我们已能借助科学和理性,相对更客观地看明白很多问题,作为文字工作者,我自觉有义务多介绍点,哪怕只多帮一个读者开拓下认知边界,也是好事。

很多人潜意识里憋着一口气,觉得咱祖上一直世界第一,只有近代一百多年才落后挨打,我们现在要回到世界第一,白人主子不乐意了,“豢养”的日韩“奴才”也跟着汪汪叫,拼命阻挠。

所以任何公共话题,但凡涉及到国外的,立马民族情绪上头,不分青红皂白,劈头盖脸一通臭骂,好像你只要说国外做得好的地方,就是汉奸。

昨天的《千与千寻:逆转的日本与迷失的中国》,通过解析日本泡沫经济破灭的前因后果,对中国进行警示。

就这,还有人喷我“精日”,“玄奘寺事件搞得举国愤怒,你还在写日本电影,合适吗?”

这里用的概念叫“综合国力”,是我综合经济总量、人口、国土面积、军事实力、技术水平等多方面因素后的主观判断。

比如你可以说汉朝一直比罗马强,也可以说清朝1840年之前一直比西方强,但你不可能说1400年的印加帝国或桑海帝国比明朝强。

人类文明诞生后,最初1000年,文明就像黑暗大地上非常微弱的点点星光,只有古埃及和两河流域的苏美尔/巴比伦,后来加上印度上古文明(哈拉巴),才勉强凑齐三甲。

3500年前,文明才开始第一次大扩张,我们的商王朝中前期地盘小,只能在埃及和赫梯之后,排第三。

周王朝发展一段时间后,地盘进一步变大,东亚文明才第一次诞生世界第一强国,这是中华文明第一次拔得头筹,延续300多年。

进入春秋战国时代后,中央衰弱,国家分裂,单独一个诸侯国拿出来没法和西方强国竞争。

到春秋后期至战国前期,楚国不断向南方开疆拓土,再次挤入三甲,排波斯和迦太基后面。

如果你熟悉犹太教的“塔纳赫”(基督教称“旧约圣经”、伊斯兰教称“讨拉特”,内容有出入,但相差不大),内容涉及到这段时间中东崛起的几乎所有强权。

从埃及(摩西出埃及)、亚兰(战亚兰,夺回迦南,建以色列王国)、亚述(灭北国以色列)、新巴比伦(尼布甲尼撒二世灭南国犹大,巴比伦之囚),到玛代(米底王国)、波斯(居鲁士大帝释放犹太人回耶路撒冷)、塞琉古(希腊化马其顿帝国之一)、罗马。

《但以理书》著名的“尼布甲尼撒异梦”,巨人的金头象征新巴比伦,银胸和双臂象征玛代和波斯,铜腹象征亚历山大大帝建立的希腊化帝国,铁腿象征罗马,两条腿象征罗马后来的分裂,半泥半铁的脚象征罗马崩溃后,既回不到过去,也走不出新路的黑暗中世纪(拜占庭帝国),脚最末端的十根脚趾头,象征罗马无法再完成统一,将兴起很多分裂的民族国家。

先是汉帝国第一,罗马第二,等到罗马帝国进入五贤帝时代后,东汉王朝则在走下坡路,实现反超,而伊朗的帕提亚帝国,一直稳居第三。

从隋一直到南宋,中国国力一直领先世界,极盛时期的阿拉伯帝国和拜占庭帝国都无法超越。

13世纪蒙古人崛起,如果把已消灭西夏和金,还没灭亡南宋的蒙古帝国也算成中华文明一部分,这段世界第一的历史,能一直延续到明朝后期。

明朝后期,为了绕过阻断商路的奥斯曼帝国,欧洲进入大航海时代,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先后崛起。

但葡萄牙国力实在有限,只能在沿海建立很小的贸易据点,还没建立全球性大帝国,本土就被西班牙吞并了(1580年)。

由于路易十四大幅增强法国中央集权力度,法国在18世纪后来居上,也对英国全球帝国造成强有力的冲击。

但法国是个欧陆国家,既要维系欧陆霸权,又要和英国争夺海外殖民地,其地缘环境迫使其国家战略不得不优先考虑前者,最后在印度和北美两个主战场都败给了英国。

18世纪英法争霸对今天世界产生重大影响,如果当时法国赢了,美加和印度讲法语,今天全球通用语就是法语了。

欧洲进入工业革命前,处于康乾盛世的中国还能和这些新兴的海上殖民帝国比划比划,进入19世纪后就完全不行了。

1850年后,列强争霸进入白热化阶段,同时有英、法、美、俄(苏)、德、日等强国同场竞技,都想当老大,我把统计间隔缩短为25年一次。

虽然从普法战争开始,世界级强国之间就经常爆发大战,特别是一战和二战,但全球霸主位置一直控制在盎撒民族手里。

大家都忙着搞科研促经济,特别是1991年冷战结束后,没有任何力量能威胁美国主导的全球秩序,和平和发展进一步成为绝对主流。

过去30年,除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等极少数几个战火不断的悲催国家,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人民生活水平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高。

一是中国经济总量,从80年代后期排名世界第11位,跃升到第2位,且趋势上,2030年前极有可能超越美国,重返世界第一。

从整个人类文明史角度看,中华文明引领人类文明前进的时间,的确是最长的,这也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个恢弘故事能站得住脚的根基所在。

问题在于,今天的中国以和西方完全不同的政治模式实现经济持续崛起,这把西方吓坏了。

这对矛盾起起伏伏,但双方一直没彻底撕破脸,直到2022年乌克兰战争爆发,激起整个西方世界对俄罗斯的恐惧和敌意。

最后我想说,国家综合实力能不能回到世界第一,是不是一定要“逐匈奴于漠北”,鼓吹“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和你这个升斗小民的生活会不会变得更好,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

别说中国GDP总量超过美国,就算人均GDP超越美国,你的生活就一定会比现在更好吗?

说更直白点,人均GDP高达7万美元的美国,还有无数无家可归吃救济的流浪汉,还有大把一肚子怨气的穷人和中产阶级,有些穷人聚居的街区,治安和市容差的一塌糊涂。

我们眼里已是发达国家的日韩,很多年轻人依然对国家百般不满,看不到希望,觉得根本算不上发达国家。

我在B站上看过一个日本的动画竞选短片,里面有一句话:让我们一起努力,让日本成为发达国家!

古代所谓的王朝盛世,老百姓603883)没手机,甚至不识字,他们眼中的幸福,就是不打仗,有饭吃,不被苛捐杂税、贪官污吏、地痞流氓欺负得太狠,以至于活不下去。

无论伯利克里时代的雅典城,五贤帝时代的罗马城,还是开元年间的长安城,仁宗年间的开封城……谢谢啊,我都不想去,因为老百姓日子都比今天惨多了。

谢谢啊,我也不想去,古代这医疗卫生条件……北京城人畜随意大小便,前门大街都臭味熏天,太阳王路易十四身上臭得要死,所以才要拼命喷香水掩盖……

所以满足基本生存需求(人身安全+不饿死)后,人的幸福、快乐、满足感,不来自于你是每天啃红薯还是吃海天盛筵,是坐牛车还是坐兰博基尼,而取决于你的期望。

没见识过别人家500平米的大别墅,不会对自己住的50平老破小有多大怨气。

古代农民没见识过更宽广的世界,他们能想到的最幸福的生活,就是每天都有肉包子吃。

所以哪怕经济不增长,科技不进步,每天重复着一样枯燥的生活,但有肉包子吃,就是幸福。

但在科技持续进步,带动消费需求不断升级,而强烈的需求,又反过来促进科技进步的现代消费主义社会,人们形成惯性依赖,觉得口袋里的钱一天天变多,生活一天天变好,是理所当然的。

别说口袋里钱一天天变少,即使原地踏步,看不到变更好的希望,也是难以接受的痛苦。

可惜,如果抱最保守的悲观预期,未来一段时间,不少人生活可能会继续原地踏步。

yabo394

Learn Mor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